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>工會工作>文化園地 > 正文內容

我的小山村

今年是新中國建國70周年,是值得舉國歡慶的大事。我一個70后,從出生到現在,一路走來,不僅見證了祖國的滄桑巨變,更是見證了祖國的繁榮富強,祖國真正完成了從站起來,到富起來,再到強起來的蛻變。

如果有人問你:祖國是什么?相信你一定會說:“祖國是生我們,養我們的國家。”是的,祖國如慈母,她讓我們的生活條件越來越好,現在大家都已經過上了小康生活,那個我心心念念的小山村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那是60年代,父親為了生計只身一人從山東來到撫順,在撫順勝利煤礦做了一名礦工,隨后他把母親和四個姐姐也從山東接到了撫順。雖然一家6口,住在一個不足30平米的房子里,但是日子過得也算是其樂融融。一年冬天,父親下班回家突然對母親說:現在國家規定,家屬沒有戶口不能留在城市,都要去農村生活。就這樣,按照政策父親一人留在了撫順勝利煤礦,母親一人帶著四個姐姐去了新賓縣的農村,一個貧窮落后的小山村。

1972年,我出生在了這個小山村,村子里住著20多戶人家,家家住的幾乎都是茅草房,只有那么幾家條件稍好一些的,住上了磚瓦房,窗戶鑲上了玻璃。當時,我們非常羨慕,因為從屋里就能清清楚楚的望見外面,屋里是那樣的寬敞明亮,可是大多數人家都是用塑料封上的。當然,我家也不例外。

從我懂事時,我就見母親每天參加生產隊勞動,日出而作,日落而歸。當時,全村人吃水,都要到村頭一個水井里去挑。我家住在山坡上,離水井很遠,母親每次挑水,都要上坡下坡,輾轉幾個回合,才能到達水井,而且每天都要挑好幾擔水。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日子就是這樣一天一天過去。

山村雖然窮,但是景色很美。四面環山,溪水潺潺,每到春天爛漫時,滿山遍野的映山紅,映紅了整個小山村,也映紅了孩子們張張笑臉。于是,山上就變成了小孩子們玩耍的好去處,抓壞蛋,捉迷藏、采野菜,掏鳥窩……

到了上學的年齡,學校離我家有3里地。無論春夏秋冬、刮風下雨,我每天都要步行上學。風天一身土,雨天兩腳泥,其中的心酸不言而喻。最好的時候,是村里有馬車或是拖拉機路過學校,我們會開心的搭車上學。當時的學校,就是幾排破舊不堪的小平房。冬天教室里生爐子,爐子上面全是學生帶的飯盒,像長城一樣,擺的一層又一層。有時候爐子冒煙,熏的無法上課,老師就停課修爐子,學生自由活動。

記得當時村里住著一個瘋子,病情時好時壞,犯病的時候,就披頭散發,鬼哭狼嚎,家家亂串。有一次,瘋子跑到我班教室,把墻上張貼的漢語拼音表都給撕下來了,又用石滑筆在黑板上亂涂亂畫。最后的結局是,老師狀告到村長,瘋子被村長帶來的一群人揍的滿嘴是血。瘋子剛開始還掙扎,后來沒了力氣,就大哭著離去了。看著瘋子離去的背影,我心里不知是個什么滋味。一天晚上,瘋子突然來到我家,母親知道瘋子一天沒吃東西,就給瘋子簡單做了頓飯,瘋子表現得很高興,手舞足蹈。飯做好后,瘋子狼吞虎咽,一會功夫就吃光了,一個勁向母親豎起大拇指,然后就跟母親說起話來,當時我就覺得,瘋子并不是對每個人都懷有敵意。

一年春節,父親從城里回來了,帶著很多好吃的,家里一下子就有了過年的味道。母親還為我和幾個姐姐都做了新衣服。穿上新做的衣服,扣子還來不及系,我就飛奔出門,心里那個美啊……晚上,父親因為一點瑣事,與母親發生了爭吵,把母親剛活好,準備包餃子的面團扔到地上,母親哭了,含淚把面團拾了回來。那天的餃子,不知道是怎樣咽下的,像是打翻了五味瓶。小學三年級的時候,我先被父親帶到了城里上學,后來他又把母親和幾個姐姐接到了城里,我們一家人終于團聚了。

時間飛逝,時隔30年后,我們又來到這個小山村。剛進入村口,就被眼前的景像驚呆了。一間間整齊的大瓦房,而且都用上了太陽能,還錯落有致地矗立起了幾座漂亮的小洋樓。寬敞整潔的水泥路面四通八達,路過幾家干凈的院落,中間還停放著小轎車。現在家家用上了自來水,家用電氣也一應俱全,村里的瘋子早已被孩子接到了城里,聽說病情已經好轉。

兒時的學校已經不見了,一座漂亮的教學樓拔地而起,寬闊的操場上,孩子們歡聲笑語地在一起玩耍,一切的一切跟從前真是大變樣了。據村里人說,從去年開始,省里已經將這里列入旅游開發項目,在不久的將來,這里將變成風景名勝區。

七十年披荊斬棘,七十年風雨兼程。改革開放,使中國經濟蓬勃發展;改革開放,使人民生活安居樂業。展望未來,我們有理由相信,中國的明天會更好,我們的生活會更好,我的小山村也會越來越興旺,越來越富足!

京东购物卡怎么赚钱